疯狂的盲盒!厦门玩家数量保守估计有四五千(2)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于:2019-10-09 15:54

  天猫数据显示 一年花费2万元以上玩家已超20万人

  国庆假期,市民小郑去泡泡玛特抽盲盒。挑了半天,小郑只买了3个盲盒。她对记者说,她只是觉得喜欢的才去买。如果没有自控能力,想着把盲盒集全,一旦有了第一个,就会想要第二、第三个,接着是整套、隐藏版、限量纪念款、设计师联名款,要是这样买下去,自己在经济上的压力肯定会非常大。

  以当下最红的一款主题盲盒为例,59元的盲盒隐藏版在二手市场,价格被炒到1000元到2000元,如果是和日本知名设计师大久保博人的合作款,价格动辄就是上千上万元。

  在闲鱼上,来自厦门网友发出的盲盒出售的帖子非常多。昨天上午9点40分,家住杏林的网友“chynvst”刚在网上以单价59元下单两只HelloKitty45周年限量版的盲盒,马上就以35元每只的价格要卖。记者问其原因,她回复说“买重了”。在厦门区域的闲鱼帖子里时不时会出现“急需回血”“退坑盲盒”的字眼。

  天猫的数据显示,一年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元的玩家已经超过20万人,其中95后占了大多数。赖雨琳说,在逛盲盒店的时候,有时会遇到初中生模样的未成年人来买盲盒,她不建议没有经济收入的孩子来玩盲盒。

  盲盒玩具原本是小众爱好 被资本和“黄牛”带离原有轨道

  眼看潮玩加盲盒的模式能带来大量利润,一些公司也在想方设法加入这条赛道。比如,晨光文具旗下的九木杂物社。更夸张的是提供激光解决方案的创业板上市公司金运激光,也试图参股孵化盲盒业务的玩偶一号。正在上映的电影《攀登者》与餐饮品牌呷哺呷哺合作,推出了一系列以电影角色为原型的盲盒……

  夏萌猫创始人李延也参与这类收藏,不过,他收集的是潮流玩具,与盲盒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李延说,盲盒是潮玩的一种,而且只是入门级别。虽然很多隐藏版和限量版盲盒动辄被炒到上千元,但进阶版的潮玩价格更高,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,还要排队、抽号。很长一段时间,盲盒都属于小众群体的玩具,即使有交换和交易也多集中在爱好者之间,远不像现在,被资本和“潮玩黄牛”带离了原有轨道。

  李延说,其实盲盒不是什么新玩法,风靡日本近50年的“扭蛋机”就是常见的一种。对80后来说,童年疯狂收集的小浣熊水浒卡也是盲盒的初代形式。盲盒热能够持续多久,还要打个问号。在年轻人中,老派的收藏品比如紫砂壶、邮票等,可能无法引起共鸣。而像盲盒、扭蛋之类的却能成为共同的话题,再加上微信群的兴起,为盲盒文化提供了生长的土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