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航九大高原湖泊净水保卫战 云南千方百计打好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于:2020-04-10 11:22

护航九大高原湖泊净水保卫战 云南千方百计打好

  1月,正是西伯利亚红嘴鸥不远万里飞到昆明过冬的时节。

  站在滇池大坝上,可以看到成千上万只白色的候鸟,在一望无际的碧波上翻飞翱翔,与观鸟喂食的游客亲密嬉戏。

  欢乐的人群与静卧的西山睡美人相映衬,宛若一幅优美的画卷。

  大坝上正在晨练的退休工人张翔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:滇池污染最严重时像得了重病,污浊难耐甚至发出阵阵腥臭味;最近几年,滇池水逐渐由浊返清了,沿岸陆续建成的湿地公园鸟语花香,大家又纷纷回到大坝上晨练啦。

  环保部门提供的一组数据印证了群众的观感:2019年滇池全湖水质已经由长期重度污染出现逆转,目前为1988年建立滇池水质数据监测库以来最好水质。

  不仅是滇池,根据云南政府网发布数据,2019年抚仙湖、泸沽湖符合I类标准,水质优;洱海全湖水质均为Ⅱ类,为2015年来最好水平;程海符合Ⅳ类标准;杞麓湖、阳宗海、星云湖、异龙湖主要污染物指标下降明显;滇池全湖水质达到Ⅳ类,为30年来最好。

  镶嵌在七彩大地上的九大高原明珠,水质趋稳向好,越来越焕发出应有的光彩。

  高原湖泊净水保卫战曲折而艰巨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运用法治思维、通过法治方式,在立法、执法、司法、守法普法环节,云南各地在护航净水保卫战打出了一套卓有成效的组合拳。

  一湖一条例

  地方立法为9湖定制“护身符”

  2020年1月1日,新修订的《云南省阳宗海保护条例》《云南省泸沽湖保护条例》正式施行。标志着滇池、洱海、抚仙湖、程海、泸沽湖、杞麓湖、星云湖、阳宗海、异龙湖——云南9个30平方公里以上的高原湖泊,都有了量身定做的新的保护条例。

  记者在云南省人大了解到,9湖保护,每一个湖泊所处地理位置、生态环境状况以及历史遗留问题都不相同,既存在共性也有个体化差异。近年来,云南对高原湖泊保护条例进行了密集修订,不仅实现了一湖一条例,且新修订的条例坚持问题导向、补齐短板:

  为保护好滇池,2013年云南省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《云南省滇池保护条例》及昆明市政府规范性文件《滇池分级保护范围划定方案》,对滇池一、二、三级保护区具体范围、面积等进行了明确划定,在保护与利用之间划出明确“红线”,从法律层面杜绝环滇池区域过度开发。

  滇中明珠抚仙湖,在流域人口不断增加、经济发展提速的情况下,水质始终稳定在一类优质,得益于2016年修订的《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》及玉溪市出台多个配套规范性文件,根本上解决了管理体制不顺、污染行为处罚标准过低、农业面源污染禁止性规定过于笼统等老大难问题。

  泸沽湖地跨四川、云南两省,存在管理体制机制不一致的突出问题。在新批准通过的《泸沽湖保护条例》中,明确建立丽江市和凉山州两地泸沽湖保护统一标准、同一尺度的联合执法机制,体现了立法的科学性。

  湖进人退

  严格与和谐同步的“云南模式”

  “努力从一湖之治上升到流域之治,转变救火式治理的工作方式为依法长效模式”——云南省委省政府近年来在相关的工作会议上,不断在强调:必须转变高原湖泊治理思路。

  “退耕还林、退塘还湖、退房还湿地;矿山整治、生态搬迁、农业面源污染治理、环湖截污、河道治理、环湖生态修复……”当地有关负责人表示,碧水保护攻坚战,所涉及民生问题林林总总、历史遗留问题复杂繁复,牵一发而动全身,每一项都牵扯到利益纠葛,需要兼顾发展与稳定,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会导致大量矛盾纠纷激化。

  如何破解难题,考验着地方党委政府社会治理的能力和水平。

  以洱海流域保护与治理为例,洱海重新确定生态环境保护“红线”后,完成1806户生态搬迁,拆除违法违规建筑19.7万平方米,仅2019年调处涉及洱海保护治理的矛盾纠纷248件,调解成功率100%,没有因为矛盾纠纷调处不当引发一起群体事件。

  “在洱海抢救式治理中,每天面临巨大压力和需要解决的涉法问题,经常晚上睡不着觉。”一位当地负责同志告诉记者,“由于在推进过程中始终坚持法治思维和法治手段,强化源头预防、抓实矛盾纠纷多元化解、强化法治宣传,才能确保社会和谐稳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