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恶势力,农村,组织,基层政权,鹤壁市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于:2020-04-10 05:20

“就像乌云散了,晴了天一样。”随着李含富涉黑组织落网,在外躲避了十多年的温合花终于回到河南鹤壁。2003年,温合花和朋友合开一家溶剂厂,由于自己的厂房和李含富的仓库一墙之隔,她被强行赶走,厂房也被李含富家族强占。

温合花的遭遇,并非个例。1995年李含富担任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小庄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以来,纠集人员逐渐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,非法把持基层组织长达20年。组织实施寻衅滋事、强迫交易、敲诈勒索、故意伤害、放火等违法犯罪活动40余起,造成1人重伤、两人轻伤、6人轻微伤。

2019年底,河南省济源市人民法院宣判,李含富因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2项罪名,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,共依法处置涉案财产约5.5亿元,彻底铲除了这一盘踞在当地多年的黑恶势力。

近日,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印发《关于加强法治乡村建设的意见》要求,严厉打击农村黑恶势力及其“保护伞”、邪教组织,坚决把受过刑事处罚、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涉邪教等问题的人清理出村干部队伍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,各级政法机关以重点地区、行业、领域为突破口,紧盯涉黑涉恶重大案件,肃清了一批农村黑恶势力及其“保护伞”,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特别是农村涉黑涉恶问题得到根本遏制。

净化基层政治生态

“农村黑恶势力不仅扰乱一方经济发展,更对基层政治生态产生恶劣影响。为壮大组织力量,李含富在村委肆意安插亲信,村集体换届选举时,竟然与上级党组织讨价还价,把‘让自己儿子接班’作为退下来的交易筹码。”案件审判长河南省济源市人民法院院长韩轩认为,李含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非常具有典型性。

韩轩说,农村黑恶势力犯罪多以家族成员为骨干,组织层级分明。犯罪手段多样,有时明火执仗、公然打砸,有时借故生非、伺机报复。通过向基层政权渗透,拉拢腐蚀基层党政干部,不断编织“关系网”、寻求“保护伞”,包庇纵容其违法犯罪,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群众中的形象,弱化了党的执政基础。

经过18天公开开庭审理,李含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其余40名被告人分别按各自所实施犯罪,依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至一年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。其“保护伞”鹤壁市鹤山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游国庆、鹤壁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刘希宽均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李含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不是个案,近两年,河南省济源市审理的9件涉黑恶犯罪案件中涉及农村黑恶势力的有4件。

 1/3    1